诗词散文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> 职工文苑
美丽的木格措
作者:陈启杨        发布时间:2021-01-29        点击率:117        分享到:
语音播放:

导游小冯告诉大家,藏语中的木格是野人,措是湖,木格措就是野人湖。“呵呵,不就是一个湖么?”一些人很不以为然,因为对南方人特别是湖北湖南人来说,湖可是见多了,什么西湖,洪湖,鄱阳湖,洞庭湖……

客车穿过康定城,又一直向北,拐上了一条旧的柏油马路。正午的高原阳光不遗余力的烘烤着大地,路上的柏油开始稀释,车轮发出“刺啦”的刺耳声响,阳光穿透车窗玻璃,晒在脸上胳膊上,有一种灼痛感。路是盘山公路,窄且陡,客车“呜呜”直喘粗气。行不多远,司机嘴里嘟哝着跳下车,原来是水箱开了锅,几位热心人汗流浃背帮司机用矿泉水瓶到小溪取水。为减少发动机的负荷,司机关了车载空调,车厢里立刻成了蒸笼。“热死啰!”“不让人活啦?”不少人抱怨起来。冯导忙站起身,满脸笑容:“对不起大家了,今天气温太高,这路又全是上坡,老开锅咋行啊?从康定到木格措只有20多公里路,大家坚持一下。我给大家唱支歌吧。太阳啊霞光万丈,雄鹰啊展翅飞翔。高原春光无限好,叫我怎能不歌唱……”大家被冯导的歌声所打动,都跟着唱起来。

客车驶入一条乡村简易公路,冯导指着窗外道:“大家请看左边,这条河就是发源于木格措的雅拉河,它穿过康定城,跟折多河等河流汇入奔腾的大渡河。”放眼望去,雅拉河仅有三,四米宽,但因山势陡峭,水流喘急,随山势而下的河道在蓝天白云的衬映下,似从高空飘落的一条彩带,在碧绿的山间随风飘舞着。“大家今年来迟啰,每年4、5月份,火红的格桑花开得满山遍野,那才叫美呢!谁知道我们汉族把格桑花叫什么?”见大家遗憾的摇头,冯导笑说:“叫杜鹃花嘛,格桑花在藏语里是幸福的意思,所以也叫幸福花哦。”“呵呵……幸福花,好啊”“格桑花还被藏族同胞视为爱和吉祥的圣洁之花,在这里,我祝大家幸福吉祥,扎西得勒。”一时间,车厢里掌声,欢笑声响成一片。

客车穿过一片茂密的松树林,眼前豁然开朗,一片湛蓝的湖水一寸一寸漫过了我们的眼帘。前面是一座简易木桥,“哗哗”的湖水在这里漫过山岗,原来这里就是雅拉河的源泉了。

“雅拉河的水源之木格措,而木格措的水来之哪里?”有人问冯导。冯导答:“呵,这就是木格措的神奇之处哦,木格措长约5公里,宽约2公里,水深处达70多米,海拔约4000米,是川西最大的高原湖泊。原来人们都认为木格措源于雪山,但专家多次沿湖考察,却没有发现雪山之水的踪影。流入雅拉河的水流不断,但木格措的水就是不见少,大家说神奇不?”“呵呵,她来之地下?”“她是上天的使者?”“神,神湖啊!”大家在啧啧叫奇的赞叹声中踏上了这片神奇的土地。

人们把西湖比作一位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迷人西子,我把木格措比作是一位娇态万种美轮美奂的玉立云中的青衣仙子。站在湖边,遥望远处的雪峰,似朵朵莲花般绽放。微微的清风吹过,湖面泛起层层涟漪。近处的山峰如俊美的少男,因了木格措的缠绵而帅气。满山的高山白杉,红杉,杜鹃林环抱木格措,似一群忠诚的卫士,守护着天真烂漫的公主。湖边一溜的垂杨,借微风之手,轻抚着水面,给木格措平添了几分妩媚。我们走过长长的木桥,漫步金沙滩,此时已夕阳西斜,天空蓝得更晶莹,云彩白得更透亮。湖水荡漾,闪烁着灿烂夺目的金光。几只小舟载着游人悠闲的在湖中穿行,几只白鹭翻飞追逐,划过一道道优美的弧线。木格措的洁净如悠悠的白云,湖面上看不到一处漂浮物,湖边,小路旁见不到一个烟头,一片纸屑。满坡的野花和青青小草吐露着纯正的芳香,深深的吸一口,沁人心肺。

夕阳晚照下的木格措是多么的静谧啊,如同悬挂在我们梦中的一幅画卷。木格措是一片净土,这里没有机器的轰鸣,没有人流车流的喧闹,没有讨价还价的繁杂。虽然仅仅数小时后,现代化的车轮又将我们载回到繁杂的人世间,但我心目中的桃花源――木格措,却时常让我梦魂萦绕。

4A1CEA6D50699D24077BC2DEDF646122.jpg